首页 要闻 房产 保险 银行 快讯 财视 财经 行业 黄金 期货 外汇 原油 基金 理财 调查

起底9958:募资总额超8亿 为吴花燕筹来的一百万元去哪儿了?

2020-01-17 14:47:36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儿慈会合作发展总部工作人员孙丹丹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集的善款余额还在儿慈会账上。对于儿慈会内部调查的最新进展,孙丹丹称不便回应,一切以儿慈会官方声明为准。

为吴花燕筹来的一百万元去哪儿了?

14日,有慈善界人士向媒体表示,日前去世的“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当做“敛财工具”,还称9958救助中心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以囤积捐款等。

14日晚,9958救助中心所归属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称“儿慈会”)发表声明称,接受吴花燕及其家属的求助需求后,9958救助中心为花燕在公募平台开通了筹款项目,微公益平台与水滴公益平台共计为吴花燕筹款100.49万元。

儿慈会表示,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

15日下午,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医院没有收到这两万元,“更多情况需要等卫计委在发布会上通报”。

儿慈会合作发展总部工作人员孙丹丹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集的善款余额还在儿慈会账上。对于儿慈会内部调查的最新进展,孙丹丹称不便回应,一切以儿慈会官方声明为准。

《财经天下》周刊电话联系9958救助中心总监王昱、儿慈会秘书长兼理事长王林,截至发稿时均未获回应。

整合NGO、医疗资源的中间人

对9958救助中心的质疑仍在持续。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花燕治疗所需费用可能超过20万元。据统计,截至2019年10月30日,花燕及其家属收到包括爱心人士的微信转账合计7万余元、支付宝直接转账15.58万元、来自花燕学校、县民政局、乡政府的7万余元捐款等。

儿慈会表示,由于吴花燕及家属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1月13日,9958救助中心得到吴花燕突然因病去世的消息。

9958救助中心的拨款成了糊涂账。2万元拨款究竟给到了谁?98万余元将如何处理?是否存在超额募捐的情况?接受花燕的求助需求后,9958救助中心是否定期跟进情况并沟通?

声明中,儿慈会表示将尽快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了解意愿,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

根据9958救助中心此前在其他患儿募捐信息中的说明,如孩子在治疗中遇不可抗拒因素停止治疗,该患儿剩余捐款将用于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紧急救助医疗拨款使用。

儿慈会官网显示,9958救助中心是儿慈会的自主品牌项目,成立于2012年7月,自2017年1月1日开展公开募捐。

根据儿慈会官网的捐款流程,捐款人需先选定9958项目,填写个人姓名、捐款额等信息后,通过支付宝、微信、财付通、各大银行汇款等渠道付款,收款方为儿慈会。捐赠成功后,捐助者可获得一个捐赠号以查询捐款流向。

不过,通过官网捐款流程,捐款人无法选择或查询具体资助的分会或受助人,也无法查询到捐款具体帮助了哪个病患。

实际上,儿慈会官网运行并不流畅,各大社交平台所推出的公益项目,如微公益、腾讯公益等,是公众了解受助人的主要渠道。

截至2013年12月,即9958救助中心成立一年半后,中心共募集资金1956.58万元,共计15704笔。其中,新媒体平台捐款达到57.64%,个人散捐和企业捐款分别占比36.72%、5.64%。

彼时,9958救助中心在全国共有11名全职人员,设立了10家救助分站,拥有核心的地方执行团队11家。在儿慈会2018年年报中,9958固定员工数量增加至15名。

仅仅十余名全职员工显然无法管理全国范围内的募捐。9958救助中心采取了项目制同全国救助中心相结合的模式,前者通过救助中心各地执行团队同当地NGO合作创立子项目,后者负责寻找受助者并同其建立联系。

这一组织结构,被9958救助中心认为可以“扩大善款募集范围,探索新形势下募款新模式”。对于中心自身的角色,9958救助中心表示,中心提供的是执行服务。

这一职责描述颇为模糊,通过整合医疗救助资源完成“大病救助精细化”或许是更好的注解。

对于受助者,尤其是受家庭条件和病情影响,没有时间和财力选判医疗资源的患者家庭,9958救助中心的部分子项目起到了“中间人”的效果。

但这些医疗资源由谁评估、评估标准是什么、是否适合患者,尚且存疑。《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到,9958旗下慈心福佑公益基金就曾引起争议。

所选定点医院曾无执业许可

慈心福佑公益基金是9958救助中心的子项目,成立于2014年8月,旨在救治强直性脊柱炎和红斑狼疮贫困儿童。该基金由中建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同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元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由9958救助中心负责救助执行。

项目信息显示,慈心福佑选择扬州慈心堂医院作为合作定点医院,所有被慈心福佑资助的患病儿童,将会被送往慈心堂医院治疗。此外,该医院还联合慈心福佑推出义诊服务。

9958救助中心曾披露,中心助医部作为审评团队,负责评估求助申请、评估患儿病情、核实家庭情况、反馈审评结果。其中,病情评估部分由9958助医部和慈心堂医院共同完成。

据慈心福佑介绍,慈心堂医院是一家中西医相结合的民营私立医院,具备合法行医机构资格,中医骨伤科和针灸科是其特色科室。根据慈心福佑曾披露的患儿案例,病人“经过一个半月的治疗,入院时的腰骶髋关节僵痛已经好了,全身的关节也没有任何的不适或者疼痛。”

但红斑狼疮患儿林冰(化名)却遭遇了不幸。

2015年,13岁的女孩林冰和其家人通过9958热线求助。联系9958前,林冰曾在某省立医院就诊,已为治疗欠下了8万元债务。根据病程记录,医院鉴别诊断林冰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

进入救助程序后,林冰被纳入慈心福佑基金。5月,林冰开始在慈心堂医院住院治疗,由林冰的爷爷陪同。9958相关备案文件中的病情诊断一栏,写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和左膝骨髓炎。

9958并未按固定频率公布女孩的治疗进展。《财经天下》周刊看到,9958在5月做出4次情况说明,其中提到,“经过几天医生的努力,林冰好了很多,有精神了,也能吃饭了”。6月的情况说明有两次,“孩子的病情现在很稳定,每天都要打一瓶点滴,还需要吃钙片和中药。”

此后的7月、9月、11月、12月,9958共做出8次情况说明。根据说明,林冰中间曾出院;再次入院时情况加重,“医院安排上级医院会诊”。12月14日,林冰转院至苏北医院风湿免疫科,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两天后,林冰因红斑狼疮引起的肺部真菌感染导致心衰,经抢救无效去世。

慈心堂医院对红斑狼疮患儿的治疗引发了质疑。慈心福佑基金选择定点医院的标准是什么?慈心堂医院资质是否合规?相关科室是否是治疗红斑狼疮的权威,其治疗水平能否真正为患儿带来健康?

慈心堂医院官网显示,医院有内科、肛肠科、妇科、针灸科、中医骨伤科和三个中医普通科室,并无红斑狼疮通常归属的风湿免疫科。

天眼查信息显示,慈心堂医院实为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有限公司。2009年时,曾有当地媒体曝光慈心堂挂号费高、无执业许可等情况。邗江区卫生局医政处相关人员曾对媒体表示,慈心堂医院暂时还未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15日,《财经天下》周刊在全国医疗机构查询系统内查询慈心堂医院,看到其执业许可证有效期自2018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

拨款方面,据9958救助中心披露,基金在林冰治疗期间共为其拨款6次,合计13.94万元。林冰去世后,基金另拨款1814元,用于门诊报销。

9958救助中心曾表示,项目组会设立专职人员,负责协调捐款方、合作医院,并监管患儿资助款的拨付、患儿资料、收入支出统计等。

据称,儿慈会财务、审计部门每季度将对9958项目的各捐赠资助项目进行督查,9958志愿者及捐款人也将联合对基金督查。

腾讯公益乐捐平台上的信息显示,林冰的募捐早已结束。然而,《财经天下》周刊15日登录儿慈会官网,发现仍可通过官网为“林冰”捐款,款项将打入儿慈会账户。

公开信息显示,儿慈会成立于2009年9月,属于公募基金会,其业务主管单位为民政部。截至2018年度,儿慈会共有专职工作人员60人,年平均工资为16.21万元。

2016年8月29日,民政部通过《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要求各类慈善组织依法取得公开募捐资格。根据儿慈会2018年年报,儿慈会于2016年9月1日完成“是否(是)慈善组织”的认定;同一日,儿慈会取得公开募捐资格证书。

根据上述《办法》细则,如申请公开募捐资格,儿慈会在社会组织评估中应已取得3A及以上的结果。此外,儿慈会现已取得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资格、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

截至2020年1月15日,儿慈会获得的捐款总额为27.34亿元。根据儿慈会最新年报,2018年度儿慈会总支出4.66亿元,其中4.51亿元用于慈善活动的支出,管理费用0.92亿元,其他支出0.55亿元。2018年度慈善活动支出占2017年度总收入比例为79.33%。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在支出比例方面,儿慈会符合规定。

9958救助中心是儿慈会旗下四大项目之一。截至2019年,9958平台筹款总额为8.06亿元,总支出8.02亿元。

根据救助中心2018年工作总结,中心年募捐额为1.66亿元,占儿慈会年捐赠收入的31.80%;中心年支出1.67亿元,占儿慈会年支出的35.83%。2019年,9958中心募款额升至2.43亿元。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基金会应当按照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因此,除了捐助收入和支出外,儿慈会的资产、以及投资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均不是小数目。

儿慈会2018年度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儿慈会资产总计5.94亿元,负债合计154.50万元,净资产合计5.92亿元,无长期股权、债权投资。

投资收益方面,业务活动表显示,2018年儿慈会投资收益合计1891.91万元,同比增长53.61%;现金流量表显示,儿慈会对外投资所支付的现金为4400万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74.41万元。

根据年报,儿慈会共购买了30种资产管理产品,其中包括四川信托、长安信托、民生信托的多款产品。

不过,儿慈会的财报并非完美。截至2018年度,儿慈会设有62个专项基金,但其中多个专项基金的收入、支出未经审计。以福天下平安专项基金为例,2016年度该项目收入100万元,支出0元,未经过专项审计。2018年度,该项目收入132元,支出28元。

2012年12月,有网友举报儿慈会涉嫌洗钱,表示其2011年账目上有一项金额达道48.4亿元,远高于当年收到的8000多万元捐款。对此,儿慈会在官方致歉,表示是工作失误致小数点错位,将4.75亿元写成47.5亿元。

负责此项审计的北京中证天通会计师事务所人员曾回应称,在审计过程中,事务所主要关注了中华儿慈会的账目资金发生情况,所以没有发现中华儿慈会财务报告中48个亿的数字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商业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本站发布的图文一切为分享交流,传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2019消费金融风云榜 十年消费金融重塑行业 引导金融服务模式的转变

●伴随刺激消费政策的奏效,经济增长由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转变,消费作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引导金融服务模式的转变,促成了消

来源:投资者网

网红概念的行情已从A股烧到了币圈

在中国投资者的主导下,网红概念的行情已从A股烧到了币圈,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的老对手成功的吸引了市场的眼球。受创业板指数独立行情的

来源:券商中国

候场上市银行数量未减 16家银行排队冲刺A股IPO 至今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广州农商行回归A股更进一步 广州银行上市仍处于准备阶段去年多家银行成功实现A股上市后,新加入排队上市序列的银行不断涌现。进入2020年后

来源:广州日报

2020年,市场行情似乎正在产生结构性变化

2019年市场结构性投资机会丰富,偏股型基金取得不错的投资收益,无论是擅长大消费还是擅长科技成长的基金经理都可发挥其管理能力,在基金排

来源:东方财富网

起底9958:募资总额超8亿 为吴花燕筹来的一百万元去哪儿了?

儿慈会合作发展总部工作人员孙丹丹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集的善款余额还在儿慈会账上。对于儿慈会内部调查的最新进展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